首页 > 地方观察 > 内容

献县一农妇反哺瘫痪养母30年——你养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

2020-01-04 12:02:26    来源:中国报道    

中国报道讯(苑学军)她想喝牛奶了,随随就细心把牛奶袋剪开一个小口子,递到嘴边;她要解手了,随随就拿着便盆,照顾着她解手;她感觉冷了,随随就给她披上棉袄,把暖气烧得旺旺得;她闷得慌了,随随就打开手机,让她看动画片,又给她讲故事解闷。

很多人可能以为30岁的彭随随伺候的是一个孩子,其实是她瘫痪在床的养母;随随照顾养母不是一天两天,而是近三十年。

瘫痪妇女,抱养来的女儿是个宝

彭随随是献县段村乡尧上村人。

“如果父亲活着,今年也70岁了。”说起养父,随随哽咽了。

随随说,养父虽然又老又穷,但给了她无私的爱。特别是喂养她长大,照顾瘫痪的母亲,养父这辈子没享多少福。

随随的养父比养母大10岁。从她记事起,养母就瘫痪在床,除了在床上坐着,就是躺着,说话含糊,只有左胳膊左手能活动。“听父亲说,娘是小时候发烧烧的,一直卧床五六十年。”随随说。

随随介绍,母亲这种状况,生活几乎不能自理,嫁给本村年长她十岁的父亲,在亲戚和好心人的帮助下,又抱养了她。

虽然是抱养的孩子,随随的养父母视为己出。像每个父母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,随随的养父母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。

辍学放羊,回家后养母都会把她的小冻手暖在怀里

“妈妈几乎不会说话,脑子也不灵光,但特别疼我。”回忆起小时候的事,随随觉得又艰辛又甜蜜。

她说,记忆中的家很贫困,上学时学校虽然免了学费,但书费和文具也需要花钱,每次开学,养父都会粜粮食给她买书。

“家里实在太穷了,母亲需要照顾,我还小,一家三口就靠父亲土里刨食,二年级没读完,家里实在没钱了,我只能离开了学校。”说起连小学都没读完的经历,随随至今仍痛苦万分。

随随说,没上完学,她从来不埋怨养父母。

“他们把我养大,已经非常不容易了,我怎么还能怨恨他们呢?”随随看着身边的养母,静静地说。

十岁的随随辍学后,养父就买了一只小羊,让她放羊。养母心疼她,无法下地的她不能给女儿一丁点的帮助。

“记得冬天我放羊回来,母亲咿呀地叫我过去,把我的手拽过去,放在她怀里,直到我的手暖和了……”随随流着泪说,自己小时候生病,养母急得吃不下饭,一宿宿不睡觉守着她。

外出打工,她把工资一分不剩地交给养父母

十四五岁的时候,随随就跟着同村的姐姐们外出打工。打工能挣钱了,家里的条件也逐渐改善了许多。

外出打工时,随随想念养父母,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一趟,给母亲买点她爱吃的糕点。

随随也跟许多女孩一样,也爱美,但梳洗打扮买衣服需要花钱,她知道家里条件不好,从不买贵重的衣服,却舍得花钱给母亲买好点的棉袄。

“母亲虽然从来没出过门,很少见外人,但穿得漂亮点,我心里高兴。”随随闪着泪花说,养母终生卧床,但在自己心里是最美的。

尧上村很多人都知道,随随是个懂事的孩子,打工挣得钱一分不剩地交给养父。

20岁时,随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,有个本家的嫂嫂来提亲。随随提出一个条件:男方丑点穷点没多大关系,只要憨厚朴实,离得养父母近就行。

出嫁条件,离家近、能照顾养父母

媒人给随随提亲,邻村柳杭村张红厂比随随大几岁,但小伙子勤劳善良,虽然家境一般,但为人正派。

随随跟红厂见面后,把自己的家庭状况告诉对方。红厂表示: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,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赡养他们。

红厂的一句话,让随随踏实了,她心里有了谱,知道红厂是个终生可以托付的人。

尧上村和柳杭村鸡犬相闻、交错相邻,随随的娘家和婆家不过几百米,婚后,随随每天都要跑回娘家看望养父母。

“虽然离得近,但毕竟出嫁了,每次回家,妈妈都会拉着我的手,咿呀咿呀地跟我说一顿,她的话只有我能听懂,她是舍不得我啊!”随随说着,眼圈又红了。

她暗下决心,无论自己的日子多么艰难,再不能养父母受穷受苦了。

随随说,自己每次回娘家,都会给养父母带来欣喜,特别是自己两个女儿先后出生,给小破院里带来了很多阳光和欢乐。

“养父母看着我也有孩子了,打心眼里高兴,每次回娘家,就像过年一样热闹。”随随忽闪着眼睛说。

父亲去世,她把养母接到家里

去年,随随的养父生病了,随随照顾母亲和两个孩子,离不开家,丈夫红厂就在医院里伺候。小伙子衣不解带,端屎端尿,喂水喂饭,很多人以为是老人的儿子,当得知他是养女的姑爷时,都很佩服和称赞。

去年夏天,随随的养父因病去世,养母一个人无法生活,随随跟丈夫商量,红厂骑着三轮车就把岳母接到家中。

随随的养母来到闺女家,让本就不富裕的小家庭又增添了负重。红厂外出打工时,随随就在家照顾养母和两个孩子,由于母亲离不开人,她除了送孩子上学,到邻村赶一会儿集,不敢离家超过半小时。

“母亲不能下地,渴了,饿了,或需要解手,都需要人帮助,在外呆一会儿,我就得赶紧回来。”随随说,自从父亲去世后,她一趟也没去过县城。

“守着母亲,心里踏实。”随随说,虽然养母不会说话,不会挪动,但有她在就有依靠。

有时,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,孩子还小,丈夫不在身边,随随就跟母亲唠叨唠叨。

“母亲大半辈子,没出过门,几乎一直在屋里,也不会给我出什么主意,但跟她说说,我心里就开通了很多。”随随疼爱地看着养母说。

随随说,多年来,舅舅和亲戚及乡亲们都给了她家很多帮助,她始终怀着感恩之心。

随随几乎没学历,识字不多,但教育孩子方面很用心。大女儿刚十岁,就知道照顾姥姥,给姥姥端水端饭端便盆。

“我两三岁的时候,父亲就教育我给母亲伺候,端饭端便盆。”随随说,现在看到自己的孩子接着母亲,她很欣慰。

去年大年腊月二十六,段村乡爱心协会在尧上村组织了一场“崇德向善,文明乡风”迎新春联欢会,期间对12户贫困户进行了慰问和救助。随随虽然出嫁到柳杭村,但协会还是给了她500块钱,和米、面、油等物品,对作为“尧上姑太太”的大孝行为给予表彰。

编辑:SH01

上一篇:湖南东安县多部门集中开展“12.4”国家宪法日宣传活动
下一篇:追赃十余万元!盐城盐南警方“冬季攻势”抓获一名诈骗嫌犯

发表评论
主管部门: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: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
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:CN53-1095/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:ISSN1009-0592
© 中国报道-法制与社会【http://zgbd.fzyshcn.com/】© 2005-2018 版权所有
网站备案号:滇ICP备13003036号-1